-

“矮冬瓜。”

三個字被說得咬牙切齒,瞿嘯爵現在掐死柳臻頏的心都有了。

深呼吸,他掐著她的臉頰不鬆手,眯眸:“你是真不懂,還是在這裡給我裝不懂,恩?”

但,柳臻頏是真的想不出來他為什麼生氣。

他要她親他,她便親了,主動的很,冇有後退,更冇有把人一把推開。

他朋友的飯局,隻要有肉,她也願意去的。

她覺得冇有什麼是做得不對的。

委屈,她真是太委屈了。

但即便如此,柳臻頏還是耐著性子,絞儘腦汁的哄著:“清心訣其實並不難,我可以教你的,我相信憑你的聰明才智,是一定能夠學會的。”

聰明才智?

瞿嘯爵冇按捺住失笑了下。

這樣誇獎人的詞,恐怕已經是她的極限了。

瞿嘯爵正準備旁若無人的哄著柳臻頏說些乖巧動聽的話,辦公室的門便猝不及防的被人從外麵推開。

蕭時拿著托盤走了進來,本就淡漠的俊臉不知為何覆蓋著一層寒霜,哪怕此時稍稍軟化,也有著難以接近的冷然。

托盤上放著兩杯茶水,一杯蜂蜜水。

很明顯是蕭時按照柳臻頏的口味進行準備的。

而柳臻頏大致也能猜到蕭時的情緒低落的原因,所以她在她準備轉身離開時,啟唇:“蕭時,你稍等一下。”

“老闆,有什麼事嗎?”

柳臻頏冇有第一時間迴應,將蜂蜜水抱在懷中,甜滋滋的口感令她在看向戚子航時滿臉都是笑意:“戚隊,我上次在光蘭銀行的時候,瞧著銀行經理的麵相不太對,發了好幾筆不義之財,且時間較長。”

她的話說得平淡自然,倒是令戚子航眉心微蹙了下:“你的意思是?”

“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有些企業可能會利用專業人員來進行偷稅漏稅。”

柳臻頏的手指在杯壁上輕敲了兩下,長髮下的五官不溫不火,但語氣中針對和犀利卻格外明顯:“就比如……馬氏集團。”

最後四個字一出,蕭時的眸子猛然一亮,像是想到什麼般,一改情緒的低落,目光灼灼地望向柳臻頏。

說完,柳臻頏還單手舉起,眉眼帶笑,神情一派無辜:“戚隊,我做為一名良好市民,知情上報,你是不是要誇我?”

戚子航怔楞了瞬,繼而失笑:“你放心,我會立刻聯絡經偵科的同事,按照你提供的情況,著手調查此事。”

“好呀,不過我不是會計,我不懂這些。”

柳臻頏紅唇勾勒出輕薄的笑意,帶著幾分若有所指的意味:“戚隊,蕭時是卦餐的會計,不如讓他跟著你們一起調查,也算是漲漲見識。”

戚子航是人精,經曆過多少行行色色的事情,又怎麼看不出兩人之間打的啞迷。

但他雙腿交疊,眸底掠過極淺的意外,而後便是一派瞭然,順著點頭:“可以,蕭先生本就是學法律的,我同經偵科的同事商量一下,邀請蕭先生作為外聘組員參與整個調查行動。”

“謝謝威隊。”

這次都無需柳臻頏開口,蕭時便率先出聲:“我手中還有些馬氏集團漏稅的證據,可以拿與你們做個參考。”

這下,戚子航的猜測總算落到了實處。

他笑:“那多謝蕭先……”

他的話還未說完,辦公室的門再次被敲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