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廖青青承認,她一開始對柳臻頏還是挺敵視的,但現在她是真心想要和她交朋友。

她怔了一秒,立刻蹙眉:“你這是什麼意思,不想和我有過多的交際?”

柳臻頏自然搖頭:“你好看,我也很喜歡你。不過師父說過,無功不受祿。”

廖青青送的鑽石,她用平安符還了。

如果廖青青再送裙子的話,她想不到還能用什麼還。

“沒關係啊,你陪我逛街,我當然是要買禮物送給你的,就當……”

“我想要自己付款。”

廖青青的話還未說完,柳臻頏溫柔的聲音再度打斷她的意圖。

聲線算不得多麼強勢,就連眉眼也漂亮溫涼,但……

字字句句都不容拒絕。

廖青青不適的皺著眉,看著柳臻頏那張就算不施粉黛,也照樣自帶氣場的小臉。

她還是第一次碰見這樣拒絕禮物的人。

如果她冇法送東西的話,她還要怎麼跟柳臻頏交朋友啊。

“林佑,你竟然護著她?”

突如其來的質問聲音,成功吸引了正在僵持中的兩個人的注意力。

她們將視線挪移過去,就瞧見個二十多歲的女孩站在一男一女麵前,側臉泛著幾分不可思議和惱怒。

她抬手指著對麵女人的鼻子:“林佑,你搞清楚,這個女人是小三,是她插足了我和你的感情。”

“許歡,你冷靜點。”

男人眉眼尚算英俊,當然比起瞿嘯爵或者是華清而言,還是相差甚遠。

短髮垂在眉前,五官偏陰柔,細細看起來頗有幾分陰鬱氣質來。

隻可惜,他現下不耐煩的很,卻努力不表現出來:“淼淼跟我的關係並不是你想象的那樣,她也不是小三。”

“她公然挽著你逛街,不是小三還能是什麼?”

許歡根本聽不進去解釋,如果不是還有幾分理智在,怕都要破口大罵了。

她咬著唇,語無倫次:“她這麼勾引你,你竟然還上鉤,準備拋棄我們三年的感情,憑什麼你要瞞著我跟她在一起,憑什麼後來者居上……”

“竟然是她?”

冷眼瞧著這麼一場鬨劇,廖青青挑眉:“為了個男人,在大庭廣眾之下不顧臉麵,還真是戀愛腦附體。”

柳臻頏看著許歡的麵相,又瞧了瞧廖青青的。

她想,她是找到廖青青福祿宮發青的根源了。

“你認識她?”

“我的……”停頓了下,廖青青重新組織言語:“算是我朋友吧。”

當著柳臻頏的麵,廖青青說不出“曾經的小跟班”這幾個字眼。

廖青青原本是不想要理會這堆爛攤子的,但奈何那邊也不知道說了些什麼,林佑伸手直接推了許歡一把。

許歡穿著高跟鞋,雖說冇有摔倒在地,但還是不可避免的踉蹌了兩下。

這下,廖青青還能忍?

她最看不慣的就是對女人動手的男人。

“住手。”

將銀行卡直接塞到店長手中,她快步朝不遠處走過去。

店長就算接過銀行卡也不敢貿然付賬,試探性的看向柳臻頏:“柳小姐,您看……”

那邊,廖青青已經將許歡拉到了自己身後,眉眼氣場全開,居高臨下,紅唇噙笑,帶著毫不客氣的咄咄逼人。

而林佑,則彷彿是忌憚廖青青的家世和背景般,雖說惱羞成怒,但還是強撐著恭敬臉色,低垂腦袋,一時間不敢回嘴。

柳臻頏收回視線,慢條斯理的將自己的銀行卡也遞了過去。

她語氣平靜:“我的裙子,我自己付錢,謝謝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