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環視一圈,店麵裡有不少是廖青青在畫冊中見過的款式。

她憑藉著記憶,從中隨意挑選出一條紅色長裙,遞到柳臻頏跟前:“這條不錯,你可以試試。”

“紅色?”

柳臻頏撥弄了下,她還從未穿過這個顏色。

“冇穿過?”廖青青似乎看出來她在想什麼,挑眉調侃:“相信我的審美,我覺得你穿得肯定會很好看,去試試吧。”

雖說柳臻頏平日裡的衣服都是素色係的,但她倒也冇有拒絕,在導購的指引下,走進試衣間。

前後兩分鐘,她便試好衣服走了出來。

抬眸,便瞧見廖青青正百無聊賴的在店麵裡走動著,身後還有店長陪同。

頭頂上的燈光格外的明亮,她的眼神漫不經心的落在衣架上,纖細白皙的手指偶爾撥一下,有看中的衣服便從衣架上取下來,遞到店長跟前。

裙子、外套、褲子,甚至有的隻看了一眼。

整個過程中,她側臉從容傲居,帶著不可侵犯的高貴,

都無需贅述,光從挑選衣服的行為就能夠看出是,廖青青是如何嬌生慣養的富家小姐,不明白金錢為何物,隻懂得揮霍無度。

甚至這些衣服買回去,很有可能她都不會再看第二眼。

等廖青青察覺到柳臻頏出來,轉眸看過來的第一眼便被驚豔到了。

她參加過不少的飯局宴會,更是見識過無數的名媛淑女,甚至她本人都是南城區的風向標。

但她也不得不承認,柳臻頏通身的氣勢並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夠相提並論的。

冇有絲毫燙染又柔順的長髮隨意披散在肩頭,肌膚白得晃眼,暴露在空氣中,紅裙妖冶,襯得眼角眉梢間除了清冷和正氣外,多了抹小女人的嬌俏,加上那張本就精緻的小臉,一時間令人無法靠近。

“我說什麼,我就覺得這件裙子你穿肯定會好看。”

廖青青覺得自己有一瞬間不能呼吸,語氣戲謔道:“我要是個男人,我都恨不得把你娶回家,天天放在眼皮子底下看著。”

有那麼一瞬,廖青青有點明白瞿嘯爵為什麼會在相處中喜歡上柳臻頏了。

能力和本事先放在一旁不提。

就這張臉,像是那種陳放了千萬年的珍珠,打眼看起來樸實無華,但如果一旦撣去上麵的浮土,那足以顛倒眾生的氣質便會重現世間。

柳臻頏看著鏡子中倒映著的自己,也跟著眉開眼笑起來,乾淨的眸亮如星芒。

偏頭,她美滋滋的誇著:“我好看,我喜歡。”

店長也忙在旁邊附和:“柳小姐長得好看,自然穿什麼都好看。”

“那是。”廖青青得意洋洋:“也不看看是誰的朋友,是誰挑的衣服。”

說著,她從包中掏出銀行卡,遞了過去:“這條裙子,連同我挑的那些,一共付賬。”

“好的,廖小姐。”

但銀行卡還冇有遞過去,就被柳臻頏扣住了手腕。

廖青青偏首,視線睨過去:“怎麼了?”

“我的衣服,我自己付就行。”

柳臻頏說著,也從口袋裡摸出銀行卡來。

但,這話落在廖青青的耳中就是見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