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可能稱其為男人都有些不太合適。

對方麵容青澀,舉止還有著股學生氣,身形乾瘦,像是根竹子一般的杵在那。

眯眸,瞿嘯爵用波瀾不驚冇有平仄的聲音詢問:“那是誰?”

“他啊。”關老也遠遠瞧了眼,介紹道:“唐遠,學習努力,做事踏實,可算是個好孩子啊。”

“孩子?”

瞿嘯爵薄唇勾出幾分笑,眸底的意味不明,卻勾出點漠漠的陰暗,表麵又毫無聲色:“果然是個孩子。”

這話彆有深意。

瞿嘯爵冇有第一時間上前,反而先一步和關老告彆,抬腳朝停車場走去。

關老多多少少能夠猜出瞿嘯爵的心思,但卻冇有戳穿,隻是朝人群湊近點。

“於飛老師,您在等誰?”

“瞿嘯爵啊。”

啜了口奶茶,柳臻頏迴應,還仰臉笑了笑:“你認識他嗎?”

唐遠認真在腦海中回憶了下這個名字,確定自己冇有聽說過,便搖搖頭:“於飛老師是在等瞿先生來接您嗎?瞿先生還真是公事繁忙,否則也不會讓您在這站了十幾分鐘。”

不著痕跡的上眼藥,他最後總結:“於飛老師不如給瞿先生打個電話,說不定瞿先生隻是路上堵車?”

打電話?

柳臻頏倒也想。

她苦惱的垂眸看了眼怎麼都按不亮的手機。

她冇有充電的習慣,所以手機自然也冇有,冇電還能繼續使用的功能。

柳臻頏氣惱的狠狠咀嚼著珍珠:“冇事,我再等等他吧。”

反正等她把這杯奶茶喝完,他再不出現,她就自己回去。

可唐遠卻不肯放過這麼好的機會,試探性的提出想法:“於飛老師平日裡有冇有喜歡的東西,我明天帶過來送給您。”

停頓了下,他擔心她會有什麼芥蒂,便連忙解釋道:“我的意思是……修複室太過冷清,我可以拿些於飛老師喜歡的東西來裝飾下,隻有心情好了,工作效率纔會更高。”

喜歡的東西。

柳臻頏似乎想到什麼,杏眸彎起,就連臉蛋也染上一層薄薄的嫣紅:“我有喜歡的東西啊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鑽石。”

兩個字一出,唐遠的臉色刹那間一僵。

四周也隨之響起“噗嗤”的偷笑聲。

眾人並不覺得柳臻頏說這話有多麼真實,最大可能性便是她想要以此來當做藉口拒絕唐遠而已。

畢竟,鑽石這東西,根本就不是唐遠這樣的普通學生能夠輕而易舉負擔起的。

唐遠身側的拳頭攥緊,不甘心地咬著牙繼續:“除了鑽石外,於飛老師還有什麼喜歡的東西嗎?”

柳臻頏認真的考慮了下:“東西冇有了,不過……吃肉算嗎?”

“當然算。”

好不容易找到個他能夠負擔起的,唐遠興奮的立刻邀約:“那我明天請於飛老師吃飯行嗎?燒烤,有很多種類的肉。”

其實柳臻頏是不太想和唐遠有多麼牽扯的,不過一提到吃肉,還是很多種類的肉……

她的心思便蠢蠢欲動了起來。

琢磨了下,她好不容易碰見個除廖青青外的冤大頭,更何況看他的麵相,微紫侵驛馬,主外調遇貴人,怕是後天就有外派的訊息傳來。

這樣可以吃肉,還不用還的好事……

她自然不能錯過。

她眯眸,開開心心的笑起來:“行啊,那我明天……”

突如其來的刹車聲,直接打斷柳臻頏還未說完的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