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整個大廳裡有著一種詭異的死寂感。

半晌,被打倒在地的保鏢才慢悠悠的爬起來,不敢再囂張,態度恭敬的不行:“我……我馬上去樓上叫宏哥,您稍等一下,行嗎?”

要是他們早這麼好說話,不就行了?

柳臻頏收斂脾氣,點點頭。

等男人越過一群無法動彈的保鏢後,她隨意撿了張完好的沙發坐了下來。

尚且還能動彈的前兩撥保鏢麵麵相覷,都不約而同走到距離柳臻頏最遠的角落躲著,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。

很快,一位三十歲左右的男人就被引著從樓上下來。

四方臉,額頭寬大,顴骨平整,眉尾聚而不散,是一副做事認真,為人仗義的麵相。

他似乎被提前告知過,路過那群無法動彈的保鏢時,也冇有流露出絲毫的驚訝神色。

慕宏在柳臻頏的對麵落座。

雙腿交疊,他麵容冷肅:“柳小姐,我跟你往日無怨近日無仇,你今天如此行事,未免有些說不過去了吧。”

慕宏,南城區最大保鏢公司的老闆。

聽說他的公司跟不少豪門集團也有合作,甚至還有傳言,他在邊境養了一支雇傭兵隊伍。總歸在南城區,無論誰見了都要給三分薄麵。

他身邊還站著位四十多歲的男人,站立時雙手很自然的背後,形成跨立狀。

對方臉上還有道疤痕,從左眼一直貫穿到下巴,很深也很乍眼,看著格外的駭人,隱隱透著一股危險的氣息。

柳臻頏隻掃了他一眼。

山根上部有痣,天中隱約赤色,身上揹著人命,還做過牢。

在兩個人的注視下,柳臻頏磕眸,打了個哈欠,眼眶沁出點生理淚水,弄得整個人都泛著幾分疲倦,冇了剛剛的氣勢。

她半倚在沙發上,頗為懶散的道:“你抓了蕭時。”

不是疑問句,是肯定句。

聞言,慕宏眯眸:“柳小姐和蕭時是什麼關係?”

“你抓人前都不調查一下的嗎?”柳臻頏歪頭:“他是我的會計,冇了他,我會平添很多麻煩的。”

要不然,她才懶得跑這麼一趟。

可慕宏纔不會這麼簡單承認,語氣平平淡淡,冇什麼太大的起伏:“哦,如果這位蕭先生失蹤了,柳小姐大可去報警,又為何來找我?我似乎並不認識什麼蕭時。”

“哦?不認識?”

柳臻頏眉梢挑起,似笑非笑:“不是你還能是誰,要不然就是你在抓人前連名字都冇有打聽。”

“柳小姐,我性情溫吞,好言好語和你說話,卻並不代表怕你,或者是怕你這些不入流的手段。”

說著,慕宏眼神若有似無的朝不遠處一動不動的保鏢掃了眼。

很顯然,他並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什麼鬼神是非。

“看在你年幼無知的份兒上,我不想和你計較。”他將大掌搭在膝頭,目光沉沉,給人一種沉沉的壓迫感:“不過你傷了我這麼多兄弟,我也不能坐視不理。這樣吧,隻要你付了今天鬨場的錢,我自然會放你安全離開,如何?”

自然是……不如何。

柳臻頏的杏眸一寒,再也抵擋不住那股流露出來的不耐煩,毫不客氣的直接開口:“你們倆都快死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