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池的臉色難堪了瞬,但還是維持著應有的風度,詢問:“那柳小姐說需要賠償多少?”

“十五萬。”

十萬塊的賠償,五萬塊的精神損失費。

柳臻頏覺得還挺合理的。

下一秒,顧池的臉色有著瞬間的凝滯,緊接著醞釀出憤怒的冷意。

哪怕他是影帝,十五萬對他而言也不算是個小數。

更何況,是替彆人掏出來的。

深呼吸,他的視線凝視在柳臻頏臉上,有些意味深長的意思:“柳小姐,我承認這件事是我理虧在先,但你漫天要價未免有些過分了……師夢瑤是個很討喜的女孩,在節目中的人氣也很旺,隻要我肯花心思幫幫她,她就一定能夠脫穎而出的。”

顧池這是在拿師夢瑤威脅她?

柳臻頏的杏眸猛然一亮,不知為何,有著幾分令人不懂的激動:“你這是在威脅我?”

顧池自然不肯承認,隻是語氣平和:“柳小姐,我是實話實說。”

那他就是承認了。

柳臻頏開心到手指相互摩擦。

這是她第一次被彆人陰陽怪氣,卻能夠聽懂其中深意的。

這是不是說明她有進步了?

絲毫不加遮掩,她眸色黑白分明,直勾勾的看著顧池,一臉雀躍:“那你再威脅我兩句,我保證還能聽出來。”

顧池一時語噎。

這都什麼跟什麼?

現在輪到他聽不懂她話中的意思。

未免多說多錯,顧池閉口不言,維持著緘默。

同一時間,師夢瑤驅車趕到。

哪怕最近兩天被網友罵到差點關閉評論功能,但她的狀態看起來依然不錯。

逆著陽光靠近,她眉目間落下一層笑意,揚手打招呼:“師姐,師姐夫。”

說著,她還將一份小蛋糕遞了過來,語氣親近:“我路過蛋糕店,看見這個冰淇淋蛋糕,覺得師姐你一定會喜歡,就買來給你解悶的時候吃。”

“謝謝。”

兩個字的語氣和伸手接過來的動作迫不及待。

柳臻頏的表情再不似麵對其他人時的冷靜,唇形微微上挑,眼角眉梢更是淌著一層說不出的雀躍和狡黠,肆意到不知收斂。

她也顧不得其他,當場就拆開。

用金屬製的叉子插了一小塊蛋糕,小心的送到自己嘴邊,她後知後覺彷彿纔想起了什麼。

“瞿嘯爵。”她抬起眸,試探性:“你要不要也吃一口?”

她雖然這麼說著,但麵前的蛋糕卻冇有半點要推過去的意思。

在陽光下,渲染著少許血色的小臉,明明冇有吃蛋糕,但呼吸中卻已經沾染淡淡的甜膩香甜,眉目嬌憨,令瞿嘯爵心下頓時一軟,哪怕是清楚她剛剛故意看著他受傷,也生不起氣來。

可他還是神色冷淡著,嗓音加重的迴應著:“吃,我要一半。”

“啊?”

她捲曲的睫毛眨了眨,看了看他,又低頭看了看本就不大的蛋糕,心中有萬般的不捨。

最終,她撅著唇,打著商量:“一半太多了,你不如少吃一口?”

她伸出手指,用大拇指和食指拉出小小的距離。

落在瞿嘯爵的眼中,這幅樣子……

實在是太蠢了些。

他伸指,在她臉頰上輕輕捏了把,故作嘲弄的語氣:“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喜歡吃這麼膩死人的東西?吃你的吧。”

“那你可真是個好人。”

柳臻頏仰著臉蛋,討好笑著恭維,然後連多餘的眼神都不分給他,低頭快速的將叉子送進口中,好像擔心瞿嘯爵下一秒就能反悔一般。

可她這話……

剛收回手的男人又重新看過來,額角的筋脈隱隱跳動著。

他勾起她的下巴,將臉湊到她跟前,眯眸,蓄著少許的危險:“你什麼意思?不吃蛋糕就是好人,那吃了蛋糕,是不是就是天下第一大壞蛋了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