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瞿嘯爵依舊端坐在椅子上,手指間夾著煙,深吸一口,吞雲吐霧間斂著致命的性感。

和顧池對視上,他單挑眉:“怎麼?用不用我給顧影帝展示下傷口?”

“瞿先生說笑了。”

顧池說著,有一瞬間的心煩。

如果換做是彆人,可能還或多或少的對他的身份買賬。

但麵前這個男人,俊臉幾近於完美,輪廓落拓硬朗,帶著典型世家公子哥的桀驁難訓,很明顯是高高在上,令人得罪不起的人物。

“顧池哥哥,我根本就不是故意的。”安依凡又在旁邊哭了起來:“他們說你壞話,我隻是一時氣不過。”

對上顧池那雙不悅的眼神,她低頭,似乎還有些不甘心:“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,傷人是既定的事實。”喝著蜂蜜水,柳臻頏言笑晏晏,輕描淡寫:“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,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製。”

“柳小姐,這件事……”

“說得好。”

兩道聲音同時響起。

前者顧池,後者已經在門口看了不短時間的戲了。

戚子航緩步走進去,穿著製服,身形被襯得格外修長,但難掩精瘦而分佈均勻的肌肉,眉目斂著幾分熟稔的笑意:“你們誰報的案?”

“我。”

柳臻頏立刻舉手,就像是小學生回答問題一般的興致勃勃:“她故意傷人,傷口在瞿嘯爵的後腦勺上,我們可以配合做傷情鑒定。”

“不能抓我,我都是為了哥哥,我……”

“柳小姐。”迫於場合,顧池不得已的開口:“她年紀還小,你實在是冇有必要如此嚴苛。如果真的鬨到警局,給她留下案底,那就毀了她一輩子了,所以能不能高抬貴手……”

“不能。”

柳臻頏理直氣壯的拒絕,杏眸瞪圓:“就是她年紀小,纔有被教育的必要和價值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顧池哥哥,你不用屈尊去求她。”

安依凡再次嚷嚷起來,小臉倔強的很:“她不過是仗著有兩個臭錢就在這裡欺負人,我看她就是故意的,為了吸引男人的注意力……”

柳臻頏的下巴擱在柔軟的掌心中,聽著安依凡的肆意詆譭,也不惱。

她偏頭揚聲:“戚少,你聽見了吧,她當眾汙衊誹謗我,這是不是可以數罪併罰?”

戚子航也有心配合。

他刻意扳起一張臉來:“可以,我們將人帶回去後,會第一時間通知學校和家長,安排他們過來進行配合。”

聞言,安依凡的臉色一瞬間難堪下來。

青白交加,紅唇蠕動,她似乎是想要說什麼的,但一個字都說不出來。

這種情況,顧池自然是不可能不插手的。

無論如何,在外人眼中看,安依凡是為了他才砸了卦餐的玻璃,如果他真的置之不理,明天關於他的流言怕是就要滿天飛了。

偶像為粉絲的行為買單,在娛樂圈裡也不是第一天見。

“柳小姐。”顧池很頭疼,儘量用商量的口吻:“她們的年紀都還小,不懂事,你實在無需嚇唬她。如果需要任何賠償,你可以和我說。”

“你賠?好啊。”

一聽這話,柳臻頏來了興趣。

她溫涼的語調有著幾分歡快:“你覺得,賠償多少錢合適?”

主動權交到顧池的手中,他反而拿捏不準,語氣試探:“我現在手邊就帶了一萬出來,不知道……”

“一萬?”柳臻頏杏眸一瞪,擰著眉瞧他,格外不滿:“你打發叫花子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