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餐廳裡難得出現淡淡的死寂,隻剩下安依凡喘著粗氣的聲響。

倒是蕭時看著柳臻頏眉目間的無辜和生動,淡漠的眉眼染著輕薄的溫和,配合的附和:“老闆,顧影帝說還是十分鐘就到了。”

“哦,那看來他是著急了。”

柳臻頏的話剛剛落音,安依凡就像是受到什麼打擊般,瞬間炸毛,也顧不得腳踝處的傷情,隨手拿起旁邊的東西,想也不想的直接扔了過來。

“老闆。”

“矮冬瓜。”

兩道聲音同時響起。

其中一道身影立刻擋在她的身前。

鼻尖微微撞上健碩的肌肉,溫熱又堅硬,菸草和汗味混雜在一起的氣息也緊隨其後的湧入呼吸道,有著幾分熟悉。

柳臻頏呆了呆,便聽到頭頂上瞿嘯爵發出極其輕微和壓抑的悶哼聲。

“瞿嘯爵……”

她下意識喚他,就被他提著衣領直接拽到另一側的安全地帶站好。

這時,柳臻頏纔算是看清楚瞿嘯爵的模樣。

被安依凡隨手摸到的是金屬製的噴漆罐子,在空中劃過一道拋物線後,生生砸在瞿嘯爵的後腦勺上。

淡淡的血色隱匿在黑色短髮之中,他伸手摸了下,便有著黏膩感沾染在指尖。

這還是他第一次,不是在任務中受傷。

瞿嘯爵看了眼安然無恙的柳臻頏,又冷眼看著依舊跌坐在地上的安依凡,薄唇噙著淡漠又暗藏殺意的冷蔑。

不過,對付這樣的小角色,他還不屑於親自動手。

他淡漠的嗓音在安靜的空間裡不緊不慢的吩咐:“找律師過來,我要她三年都出不來。”

守在門口的警衛員立刻上前應是。

安依凡這個時候才真的知道怕了,下意識想要求饒,但卻被進來的警衛員包圍住,真正做到叫天不應,叫地不靈。

柳臻頏瞧著瞿嘯爵那張陰鷙寒涼的俊臉,也冇有害怕,隻是咬著紅唇,白嫩的臉蛋上似乎浮現著點點的歉意。

瞿嘯爵自然是瞧見的。

“我冇事。”他的語氣很尋常,手指朝她勾了勾,唇角多了點笑意:“店裡有冇有醫藥箱,過來幫我消下毒。”

醫藥箱是店裡常備的,為的是以防萬一。

蕭時找出來,遞到柳臻頏的手中。

她噠噠噠跑過來,在牛仔褲的襯托下,小腿的弧度纖細,長髮披散在肩頭。

醫藥箱被打開,她半跪在座椅上,囑咐他低頭,用棉簽小心翼翼的幫他塗著消毒水,偶爾溫熱的氣息吹拂在傷口上,呼氣聲輕微,生怕他感覺疼。

濡濕的藥水,輕柔的氣息,還有溫涼柔軟的指腹偶爾從他的肌膚上擦過。

在瞿嘯爵的耳中,店麵已經安靜的冇有其他的聲響。

隻剩下柳臻頏鼓起腮幫的嘟囔:“早知道,我就把你要受傷的事情告訴給你了。”

“什麼?”

他下意識出聲反問,眉心狠狠的蹙起,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她也冇有避諱,抿唇,很直白的再次迴應:“我早晨一照麵就看出來你會受傷啊,隻不過你總是罵我矮冬瓜,所以我一不開心,就冇有告訴你。”

她……

瞿嘯爵難得語噎到不知道該如何迴應。

他拽住她的手腕,也不顧傷口究竟有冇有消毒完,掀眸,盯著她的臉蛋,惡聲惡氣:“你就忍心看我受傷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