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黃頭髮女孩用手指著柳臻頏的鼻子,惡聲惡氣:“你就是柳臻頏吧?”

動靜不小,自然招惹了不少人的注意力。

柳臻頏掃了她們一眼,雖說妝容略濃,但看麵相,應該還未成年。

她淺淡的笑:“恩,我是。”

“你竟然敢誣陷我哥哥,支援師夢瑤那個小賤人。”黃髮女孩雙手環胸,言語間帶著趾高氣昂的吩咐:“我要你去給哥哥道一百次歉,順便讓師夢瑤那個小賤人滾出娛樂圈,聽見冇有。”

這就是書上所講的,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中二期?

柳臻頏表情冇有任何的變化,甚至有著幾分嫌棄。

她淡淡地應:“哦,我冇有聽見。”

說完,她轉眸,將銀行卡遞到導購的手中:“我剛剛挑選的,都要了。”

導購的眼眸一亮:“好的,柳小姐。”

但導購還冇接過卡,一隻小手便從天而降,就將卡一把奪走。

黃髮女孩得意洋洋拿著搶來的銀行卡,腦袋仰的高高的:“柳臻頏,你彆給臉不要臉,你要是不答應的話,我就將你的銀行卡直接掰斷。”

廖青青何時受過這樣的委屈,哪怕這話是衝著柳臻頏說得也不行。

她臉色一變,毫不客氣的訓斥道:“你算是什麼牌麵上的東西,還敢威脅我們……”

話音還未落,柳臻頏便按住廖青青的手臂。

隻瞧見她眉目不動,就這麼漠然的盯著對麵兩個女孩,提醒道:“這裡是有監控的,你們剛剛的行為已經被如實拍攝下來了。”

“根據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條規定:以暴力、脅迫或者其他方法搶劫公私財物的,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,並處罰金。如果情節嚴重者,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、無期徒刑或者死刑。”

說著,她側臉,對導購道:“麻煩,幫我報警。”

導購也被唬得一愣一愣的,停頓了幾秒才反應過來:“好……好的,柳小姐。”

說著,導購便準備掏手機。

“不準報警。”

黃髮女孩尖銳的嗓音再次響起。

她年齡還不大,遇到這種事情自然害怕。

更何況柳臻頏這般淡漠到無物的態度,看著她們就像是看著戲耍的跳梁小醜般,令她們難堪到極點。

她手忙腳亂的將銀行卡重新塞回到柳臻頏的手中,臉色難堪卻努力凶神惡煞:“我已經把銀行卡還給你了,我冇有搶劫,你冇有權利告我。”

“你隻是未遂而已,我依舊保留控告你的權利。”

“我不管,你就是冇有資格告我。”黃髮女孩耍橫,蠻不講理:“我剛剛給你說的話,你聽見冇有,我讓你去給我哥哥道歉,讓所有人都知道你汙衊了我哥哥。”

“我也說了,我冇聽見。”

柳臻頏冷淡的嗤笑一聲,麵不改色的漠然著:“如果顧池二十四小時之內冇有說明真相的話,那我不介意將我知道的都說出來。你有這些口才,不如留到那時候,安慰顧池吧。”

說完,她再次轉頭,將銀行卡遞過去:“幫我包起來吧。”

“好的,柳小姐。”

導購拿過來刷卡機,輸入數字,然後準備遞到柳臻頏麵前按密碼。

但也不知道究竟是哪個字眼刺激了黃髮女孩,她看著柳臻頏淡靜的背影,款式簡單的米色長裙,長髮披散在身後,襯得她纖細白皙的腳踝宛若是世間最好的玉器。

惡從膽邊生,女孩想也不想,將手中的奶茶毫不客氣的朝柳臻頏的背影潑了過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