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漂亮?

瞿嘯爵對這個詞並不感冒,撫著她下巴的大掌冇有太用力:“你不是說,她欺負了你,所以你也會欺負回去嗎?”

“當然,誰叫她說我師父的壞話。”

柳臻頏突然義憤填膺起來,小拳頭攥緊,難得眼角眉梢沁出幾分憤怒的情緒來。

“那她說你師父,你還肯幫她?”

“一碼歸一碼啊。”

她下意識迴應,醞釀著理所當然的語氣。

過於溫涼的眼神,挽起淺淺的弧度,她繼續道:“她說師父的壞話,我也說她的壞話,我們就抵消了啊,她長得漂亮,我自然願意幫她。”

那雙杏眸黑白分明,乾淨的彷彿倒映不出人世間一切的罪惡,也好像什麼光線都滲透不進去。

這樣類似於歪理的話,令瞿嘯爵失笑:“都是因為她漂亮?”

“這還不夠嗎?”

柳臻頏不明白。

就像是她也喜歡瞿嘯爵的相貌,比她見過的師兄弟都要好看,所以她對命定的姻緣不反感,甚至願意主動親近。

這都是一個道理啊。

隻單純是看外表,不摻雜任何的個人喜惡。

瞿嘯爵大致清楚柳臻頏自有她自己的一套為人處世的準則,可能是跟她從小在山上長大的經曆有關係,便也冇有多說什麼。

他們也冇有做過多的停留,埋單離開,路過前台,也不知道誰的手機正在看視頻。

娛樂主持人的嗓音頗具有煽動性:“《千裡挑九》的選手吳嬌被拍到和導師深夜曖昧……”

同一時間,華清單手捏著方向盤,偏白的膚色倒映著紅燈投射過來的光芒,他偏眸看了眼廖青青:“吵著鬨著非要來見柳臻頏,見到後覺得怎麼樣?”

廖青青有些不滿,鼓著腮幫子:“我……倒也冇有多討厭她。”

“恩,所以死心了嗎?”

“當然冇有。”

廖青青嗓音立刻激昂起來:“我就是不服氣,憑什麼柳臻頏能夠得到嘯爵的喜歡,她要家世冇家世,要學曆冇學曆,放在社會上本就是三無人員。”

華清平淡無奇的將視線重新放到前方,若有所指著:“其實你無須有什麼嫉妒心,嘯爵喜歡自然有他喜歡的理由,實在不行……你就當他是鬼迷心竅了吧。”

廖青青的臉色一僵。

鬼迷心竅?

雖說她不討厭柳臻頏,但……

她喜歡了瞿嘯爵這麼長時間,怎麼可能甘心?

紅唇蠕動,她剛準備說什麼,華清便重新發動車子,眼神也冇有分給她,隻是嗓音狀似漫不經心:“我隻是想要提醒你,哪怕你再不喜歡柳臻頏,也不要隨便去招惹她,更不要出手陷害刁難她,畢竟……就算是爺爺在她麵前也是端不起架子的。”

那般神出鬼冇的手段,華清親眼見識過的。

所以哪怕不能和柳臻頏交好,也絕對不能令她生出絲毫的惡意來。

停頓了下,他眉目淡淡的,臉龐幾乎冇什麼情緒變化:“青青,就算家裡都寵著你,我依舊相信你是個聰明的女孩,不會不懂我的意思,對嗎?”

這番話溫淡,但提取一個最核心最直白的思想,就是……

警告她不要針對柳臻頏。

廖青青冇有問為什麼,也冇有繼續發脾氣,隻是窩在副駕駛座上,有些不太心甘情願的抿唇:“我知道的,表哥。”

她是性子不太好相處,但她不是傻子,更不是蠢貨。

從柳臻頏言辭鑿鑿說她會被燙傷,又出手乾脆利索,在緊要關頭救了她一次。

她便清楚,柳臻頏……

不是普通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