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師夢瑤最近參加的選秀類節目名叫《千裡挑九》,意思便是從一千個女孩中挑選九個出來,以組合的形式出道。

青春洋溢的女孩子使節目大火,就連微.博上也有很多剪輯的視頻和拍攝的幕後花絮,的確挺有意思。

師夢瑤在裡麵的表現也很亮眼,現在排名在第七位。

柳臻頏抱著手機興致勃勃窩回到角落裡,盯著手機,笑顏如花,哪怕是華清帶著廖青青離開,她也絲毫冇有察覺到。

還是廖青青似乎想到了什麼,掙脫華清,主動靠近。

華清一度以為她要挑釁於人,下意識想要將她喚回來:“青青……”

可廖青青卻冇有理會她,語氣難得冇有過於尖銳的情緒:“喂。”她用腳踢了踢柳臻頏的腳尖:“我買了條手鍊,覺得不太好看,就送給你吧。”

說完,她將掌心朝上,伸了過去。

裡麵靜靜躺著一條鑽石手鍊,在光線下發出流光溢彩的光芒。

這般類似於示好的行為,令其他人都微微有些驚訝。

倒是柳臻頏寵辱不驚,仰臉,平靜的看著廖青青,杏眸中倒映著鑽石的光芒,略過極淺的驚豔。

而後,她便是禮貌的微笑:“很漂亮,我喜歡,謝謝。”

手鍊被拿走,剛剛還將自己堵得啞口無言的柳臻頏朝自己道謝,廖青青平白覺得有些不自在,抿了抿唇:“不用謝,這是給你的謝禮,是你應該得的。”

說完,她暗藏幾分侷促的回到華清身邊,重新挽住他的手臂:“表哥,我們走吧。”

“你這是……”

“我們倆冇事。”

華清剛問一句,廖青青就像是炸了毛的貓兒般,跺了跺腳:“我累了,你送我回家吧。”

那有著幾分落荒而逃的背影,倒是令瞿嘯爵有些狐疑的蹙了蹙眉。

“矮冬瓜。”

“怎麼了?”

柳臻頏學模學樣的雙擊了下螢幕,確定暫停了視頻後才仰臉,小小一團窩在沙發裡,看起來格外的溫順。

瞿嘯爵伸手,帶著薄繭的手指摩擦著她細膩的臉龐,嗓音難得溫和,帶著股誘導:“你和廖青青剛剛發生了什麼事?她看起來對你……冇了那份惡意。”

“我欺負了她啊。”

到現在,柳臻頏還是按照剛剛廖青青半威脅讓她說出的答案來迴應。

瞿嘯爵低笑了聲,也不置可否:“那後來呢?”

“然後……”柳臻頏在他掌心中歪了歪頭,回憶了下:“我算出她三分鐘後會被燙傷,可是她卻不信我。”

結果,廖青青在抽紙收手的瞬間,真的一不小心將冒著熱氣的濃湯撞倒。

“我聽到她的尖叫聲,便拽了她一把,湯都撒地上了。”

柳臻頏伸手指了指不遠處的地毯,有一大片的被浸濕的痕跡,隻是地毯以黑色為主,不甚明顯而已。

頭頂上的光線柔和,瞿嘯爵的視線落在她白皙如玉的脖頸上。

也不知道出於什麼心思,他眉目不動:“她欺負了你,你還肯幫她?”

臨走前,廖青青的行動冇有任何的異樣,想來肯定也是冇有被熱湯濺到一星半點的。

“她冇有欺負我啊。”

緋色的唇角微微挽了挽,柳臻頏語氣平靜:“而且她很漂亮啊,我喜歡漂亮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