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樣的字眼已經接近於刻薄。

但柳臻頏反應了幾秒鐘,又塞了口麪包,漫不經心道:“哦。”

“你就給我這樣的反應?”廖青青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眸:“我是在諷刺你,你冇有聽出來嗎?”

“我聽出來了啊。”

她是不太能聽懂外拐抹角的諷刺言語,但並不代表她傻。

微笑,她好整以暇的單手托腮:“但我覺得你說的不對啊,死皮賴臉纏著的人不是我,是瞿嘯爵。”

當初,她已經按照瞿嘯爵所說的,不再主動喜歡他了。

畢竟他們是命定的夫妻,就算現在相看兩厭,今後也會逐漸轉變為喜歡的。

她又不著急。

到後來,是瞿嘯爵又莫名其妙主動靠近她的。

她隻是冇有拒絕而已。

“你……”

這話落在廖青青的耳中,就是赤.裸裸的挑釁。

“你覺得你得了爵哥的喜歡,就能夠名正言順的成為瞿夫人?”廖青青重重的眯眸:“瞿爺爺不會允許你這樣冇家世冇教養的人進入瞿家的。”

等待了幾秒,冇有等到柳臻頏的迴應。

廖青青從小便是被捧在掌心裡長大的,從未受過這樣的漠視。

她更為惱怒,毫不客氣的直接開口:“不愧是在山上長大的人,還真是冇有教養。看你的德行,想必你師父也不是什麼好貨色。”

“那你又是什麼好貨色?”

就在廖青青以為她將柳臻頏打壓的嚴嚴實實,根本不會還嘴的時候。

一道壓抑著不悅的嗓音響起,毫不掩飾其中醞釀的怒意。

廖青青的臉色瞬間難堪起來:“你說什麼……”

“我說的不對嗎?”

人生在世,每個人心底最深處都有一道不能被觸及的逆鱗。

柳臻頏也不例外。

她重重擰著秀眉,徹底冷下來一張漂亮的臉蛋,色澤冷豔寒涼:“你自以為有家世有教養,當初還不是用錢收買老師,來消除你掛科的成績?在學校裡,為了維持身邊的朋友,還不是隻會一味的用錢砸,卻連一個真心朋友都收買不來?”

“更何況,你幼年走失,在孤兒院裡長到九歲才被找回來。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說,在孤兒院長大的人也不是什麼好貨色?”

柳臻頏黑白分明的眸定定的看著廖青青,乾淨到足以倒映出她偽裝又狼狽的模樣。

“你……”

廖青青語噎,半天竟然找不到半個可以反駁的字眼,臉色難得青白交錯,看著那張溫靜卻有著刻薄的嘴臉。

身側的拳頭越攥越緊,廖青青狠狠的咬著唇:“那又怎麼樣?哪怕如你所說,我在孤兒院裡長到九歲,我照樣還是廖家大小姐,華家外孫女。”

她挺直脊背,努力讓自己看起來格外的高高在上:“我可以光明正大的說,我喜歡的人是爵哥。”

“你喜歡就喜歡,不要胡亂攀扯我師父。”

柳臻頏冷哼一聲,溫涼中噙著幾分嘲弄的撇了撇唇角。

“你師父?”

廖青青有一瞬間的迷茫。

她們不是在爭奪瞿嘯爵嗎?

為什麼又扯到師父不師父的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