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恩。”瞿嘯爵胸腔裡蓄著笑意,掐了掐柳臻頏精緻的下巴:“現在該輪到誇我了。”

聞言,柳臻頏隨口附和著:“你是天底下最厲害的人。”

“再誇。”

“你最棒?”

這麼簡單的言論,他似乎是有些不滿:“誇得真情實意點。”

可柳臻頏有些不耐煩了。

她推了推他的胸膛,眉目飛揚著:“我說的夠多了,你不要得寸進尺哦。”

瞿嘯爵伸手摸了摸她的發頂,低沉的嗓音蠱惑的哄著:“你想要吃肉,肯定是要付出相對應的代價的,這是你所說的因果,不是嗎?”

好像……

是這麼個道理。

柳臻頏還是有些不痛快,她又從未誇過人,一時間真的不知道怎麼說。

抿了抿唇,瞧著瞿嘯爵的麵相,她像是想到什麼般,瞳眸倏然瞪大:“我知道該怎麼誇你了。”

他冇有插嘴,洗耳恭聽。

然後就看見柳臻頏笑得格外歡快:“你看看你,天庭飽滿,印堂方正隆起,天倉地庫皆甚豐隆,必定是富貴榮顯之……”

“停停停。”

瞿嘯爵冇按捺住的失笑。

他是讓她誇自己,冇讓她給自己看麵相。

不過,他也很清楚,她的誇獎之語的確就這麼多。

大掌在她臉頰上撫了撫,瞿嘯爵性感的眉宇間看似冇有波動,但卻隨手從口袋中掏出個小本子就扔進了她的懷中。

柳臻頏不解:“這是什麼?”

“手機的使用方法。”

翻開,裡麵是花花綠綠,排版規整的圖片,要比手畫的更為精緻,頁數也明顯更厚些。

粗略翻看下,幾乎把手機的所有功能都包含在內。

睨著柳臻頏挽起來的眉眼,瞿嘯爵也跟著眯起眸:“這算是你剛剛誇我的獎勵。”

柳臻頏的確挺喜歡的。

要知道,她從小在各種知識的吸收和容納上,從未遇過坎坷。

可現在二十歲,她才發現……

手機纔是這個世界上最難學習的東西。

扁扁嘴,她有些苦惱,但還是笑眯眯的仰臉:“這是你親手製作的?”

“怎麼可能。”

快速的迴應,瞿嘯爵的臉色難得多出幾分欲蓋彌彰。

下一秒,“噗嗤”一聲毫不收斂的笑就瀰漫在車廂裡。

對上那雙含笑的杏眸,他有些幾分惱羞成怒的心思,抬手摸了摸她的頭,低沉的嗓音略帶點惡劣:“瞧瞧你的模樣,我送個東西,你就這麼高興,恩?”

“當然高興啊。”

柳臻頏抖了抖小本子,振振有詞著:“師父說過,讓我下山後,多多送你東西。那麼按照同樣的道理,你願意送我東西,肯定也是喜歡我啊。”

這話……

聽起來倒是頗有幾分道理。

他還真是被她的歪理給打敗了。

失笑的捏了捏眉心,又抬手捏了捏她的臉蛋,他笑意不減:“走吧,我帶你去吃肉。”

“好啊。”

很快,悍馬就在南城區一家很有名的西餐廳門口停下。

全英文的菜單,由侍者遞到兩個人的手中,語氣恭敬:“兩位請點單。”

修長而骨節分明的手指打開,視線不緊不慢掃了眼,瞿嘯爵立刻蹙眉,抬手:“麻煩換箇中文……”

話音還未落,餐桌另一邊柳臻頏也跟著抬手,流利而地道的倫敦腔:“我要一份菲力炭燒牛排,意大利麪,玉米濃湯,謝謝。”

瞿嘯爵的眸底閃過幾分錯愕,卻不動聲色的點了同樣的菜式。

侍者將菜單收回。

“好的,兩位請稍等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