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被言中,王家偉也不敢有任何的隱瞞:“如果我猜測不錯的話,我應該如同柳小姐所言是其中一角。”

柳臻頏淡淡的垂眸:“我算卦是收錢的。”

“這個我自然知道。”

“那好。”她隨手一指:“坐,把你的生辰八字報給我。”

王家偉語調流利的將生辰八字說了出來,可見是來之前就有所準備的。

“命中帶煞,婚姻不利,而且你惹上的是桃花官司。”

王家偉一驚,啟唇似乎想說什麼。

但柳臻頏卻很快收斂了笑意:“山根淡灰色,眼角有黑線,想必你命中的劫數既讓你遇到貴人,又是你桃花劫的開始。”

身側的拳頭攥緊,王家偉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全中。

整個故事要從多年前的一次綁架開始。

講出來很是很狗血。

王家偉六歲時曾被仇家綁架,後來經過一個小姑孃的幫忙才得以脫困。

被救後,王家偉也曾讓父母憑著他塞給女孩的小金鎖,去尋找過對方的蹤跡。

但,很可惜並未找到人。

兜兜轉轉,三年前,王家偉在莫喬手中再次見到信物,便下意識的認為莫喬是他的救命恩人,但因不喜對方的性情,便將她當做是妹妹般的照顧。

可誰曾想,後來他在陰差陽錯之間見到了莫芍,才知曉小金鎖是當年莫喬覺得好看,從莫芍手中搶走的,可是莫喬對此卻不肯承認。

兩方人各執一詞。

王家偉是準備調查當年真相的,但還冇三天,莫芍便因為意外去世了,而兩家父母也未經過他的同意便訂下了婚約。

不過,看來王家偉並不覺得車禍是一場意外。

否則……

也不會出現在柳臻頏麵前了。

“你想要算什麼?”

“當年究竟是誰救了我?莫芍是否還活著?”

柳臻頏捧著飲料,抿了口,語氣漫不經心:“我冇有從莫喬的手相上看出她救過人。”

也就是說……

王家偉的眼眸一亮,手指將餐布捏出層層的褶皺:“救我的人是莫芍?”

“我冇有這麼說過。”柳臻頏皺皺眉:“我隻是說不是莫喬而已。”

至於莫芍是否還活著……

“三角戀裡並未有人去世,如果想要尋人,可以朝西調查下。”

一口濁氣被吐了出來,王家偉的肩頭一鬆。

他想知道的事情,終於有所眉目了。

而其他人皆是一副目瞪口呆的看著眉目懶散,姿態閒適喝著飲料的柳臻頏。

她僅靠手相和八字,就能夠看出來這麼多?

難不成她是真的會算卦?

但不管其他人怎麼想,王家偉是信了。

他起身,鞠躬:“謝謝柳小姐幫我算卦,今天這頓飯我付按兩倍的價格,就算是給柳小姐的謝禮了。”

兩倍。

也就是十萬左右。

柳臻頏晃盪了下腿,心滿意足的眯眸淺笑:“好的,歡迎下次光臨啊。”

所有人在離開前,都有種三觀被重新整理的錯覺。

如果說接受良好的,那恐怕就隻有瞿嘯爵和華清。

後者扶了扶架在高挺鼻梁上的金絲眼鏡,斯文微笑,狀似不經意:“柳小姐有空的話,可以來華家坐坐,上次你給的藥方可是被爺爺收藏起來,非說一字難求,連碰都不讓輕易碰呢。”

也許柳臻頏聽出來這是恭維的話,高興的很:“我也喜歡你們這樣的客戶,如果下次還有類似的事情,可以接著找我啊。”

華清微怔,失笑。

類似的事情?

還是不要發生的好。

最後是瞿嘯爵將柳臻頏送回去的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