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麵對蕭時和汪薇安在背地裡的爭吵,柳臻頏並不知曉。

她還在興致勃勃的翻看著她微.博下的評論。

在師夢瑤送她回家的半個小時車程裡,她的微.博粉絲已經暴增了三十多萬。

還有不少人在她微.博下留言求卦的,也有不少將她當做是錦鯉來拜拜的。

柳臻頏撿著一條靠前的評論回覆。

【不在網上算卦,如果想要找我,可以去卦餐。】

順便還附了卦餐的詳細地址。

當然,不過也引來不少人的嘲諷。

【的確不進娛樂圈,但卻是為了餐廳開張來故作玄虛宣傳的。】

這樣的話不止一條。

但柳臻頏都冇有理會。

車子緩緩駛入彆墅庭院裡,柳臻頏纔將手機收起來,抬眸就瞧見一個頎長的黑色身影半倚在車門上,指尖的煙火明滅著,腳下也有兩三根菸頭,看樣子應該是等了有一段時間了。

“瞿嘯爵?”

柳臻頏興高采烈的下車。

但還未湊到他跟前,就對上一雙略顯晦暗複雜的黑眸,眼神籠罩在夜色中,有著說不出的深意。

瞿嘯爵伸手,泛著粗糲的手指輕輕拂過她的臉頰,嗓音微低:“你去哪兒了?”

“出去玩了呀。”

柳臻頏還以為臉上沾上了什麼臟東西,毫無旖旎的用手背蹭了蹭臉蛋。

她鼓了鼓腮幫,埋怨的嘟囔著:“就是冇能喝成酒,她攔著不讓我喝。”

“他?是誰?”

瞿嘯爵下意識的掀眸。

車燈開著,迎著光,他無法看清車裡坐著的究竟是誰。

倒是師夢瑤很有眼色的主動關閉車燈,降下車窗,身子探出來,招手打招呼:“師姐夫,是我啊。”

師姐夫?

再次聽到這個稱呼,瞿嘯爵心底冇有太多的反感情緒,甚至是朝她頷首:“恩,謝謝你今晚帶矮……臻頏出去玩。”

“冇事。”

師夢瑤擺擺手,毫不在意。

但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,她總覺得師姐夫剛剛的話……

好像是丈夫感謝妻子的朋友般。

重新坐回駕駛座裡,師夢瑤晃了晃腦袋。

她在想什麼呢。

師姐很明顯還冇和師姐夫在一起,她的感覺都是錯覺罷了。

打了聲招呼,師夢瑤很快掉轉車頭離開。

但她卻不知道的是,當時看到微.博後的第一時間,瞿嘯爵便準備離開。

華清卻將他攔了下來,用一種意味深長的眼神看著他:“嘯爵,你是真的喜歡上柳小姐了?”

“冇有。”

到這個時候,瞿嘯爵還在反駁,英俊的五官麵無表情,但很快覆蓋上一層痞氣。

他滿不在乎的輕笑了下:“不過,我不否認身邊突然出現個和其他女人都不同的,我對她有那麼幾分興趣。”

他含著金湯匙出生,年少時身邊就圍滿了女人。

他雖說冇有申超那般的葷素不忌,但也好歹交往過兩個,大致能夠分辨現在的心境。

聞言,華清卻笑了起來。

“嘯爵。”

華清就這麼淡淡的睨著瞿嘯爵,一字一句:“你彆忘了,感興趣是喜歡的開始,好奇是愛情的初露端倪。”

說著,華清伸手拍了拍他的肩:“不過我還是要勸你一句,柳小姐的能耐超出尋常,如果你冇有確定心思前,還請不要隨意招惹她,否則我怕大家都承擔不住後果。”

雖說瞿嘯爵並冇有非常明白華清話中的意思,但他還是決定,先和柳臻頏接觸接觸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