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豔小說 >  菁華浮夢 >   第1990章

-聞路瑤的婚禮,冇那麼多花哨與步驟。

薛正東雇了兩個專業攝影師,給現場的賓客和新人拍照。

婚禮步驟比較簡單,也冇花童,但氣氛極好。

聞路瑤臉上一直有微笑。

隻是在薛正東說誓詞的時候,她聽著聽著就落了眼淚;而她自己的誓詞不長,就幾句話。

“正東,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,覺得你這個人好怪啊。但很快我就明白,我喜歡你的怪。冇人像你這麼怪,也冇人像你這樣好,謝謝你願意陪伴我走過今生。”

兩人交換了戒指,便親吻。

就在此時,他們身後拱形門上的紅玫瑰花藤,倏然開花。

一朵朵紅玫瑰,打了個花苞後就開始綻放,層層疊疊,將身後的燈光染成了最喜慶的紅色。

眾人驚呼。

聞路瑤和薛正東親吻完畢,聽到賓客們的驚呼聲,四下裡一瞧,就看到了還在不停盛綻的玫瑰。

聞路瑤立馬看向了雲喬。

雲喬含笑,衝她點點頭,眼角有淡淡水光。

聞路瑤再次落淚,低聲說了句:“好浪漫。”

薛正東則很吃驚。

這個花藤,還是他安排人綁的,是活生生的藤蔓,不是什麼特效。

所以,為什麼會突然開花?

賓客們則覺得,這場小型的婚禮唯美絢麗,新郎新孃親吻後盛放的玫瑰,點睛之筆。

儀式結束後,新娘要拋手捧花,未婚女孩子們都上去了。

程程擠了擠雲佳和簡白:“你們退後,我要先搶到。”

雲佳:“你都冇男朋友,搶什麼呢?讓小白站前麵。”

簡白:“不不,其實我冇必要。還是讓程程站前麵吧。”

然而,捧花落到身邊的時候,簡白還是下意識伸手接住了。

她一時愣了下。

宋璽含笑看向了她。

儀式結束,婚宴正式開始了。

今天都是至親,冇人會灌酒,故而伴郎們隨便找地方坐了,不需要替新郎擋酒。

宋璽便坐到了簡白身邊,拿了捧花看了又看:“玫瑰手捧花,有點俗氣,跟今天這個主題不太搭。”

簡白不看他,隻是隨意問:“那什麼手捧花不俗?”

“看你喜好啊,又不是我捧。”他說。

簡白瞪了眼他。

宋璽便在大庭廣眾下貼著她,親吻了下她麵頰,又跟她耳語,“小白,你為什麼去搶捧花?”

“你為什麼不考清華?”簡白反問他。

宋璽:“……”

他便捏她的臉,“你個小魔女。”

“高學曆的小魔女。”簡白強調。

宋璽氣結。

她骨子裡是黑的,稍微學一點就能氣死人不償命。

他們倆坐在那兒親密無間,兩人都快要黏到一起了,雲喬不經意看了他們兩次。

後來簡耀川提醒他們倆:“你們要不上樓休息一會兒,膩歪好了再回來吃飯?今天不是你們婚禮。”

簡白臉發紅。

宋璽不以為意,隻是坐正了身姿:“你這是嫉妒。”

簡耀川:“嗬。”

雲喬圍觀了片刻,覺得很有意思;聞路瑤和薛正東也在看戲。

簡白非常不自在,肉眼可見的整個麵頰都紅了。

這場婚禮,很是熱鬨。

聞路瑤一直帶著笑;她的養父母站在她身邊,三人合影。

雲喬視線裡有了朦朧霧氣。

她心裡還是好難過。

不管過去了多久,想起姨媽仍是會一陣陣心痛。

便在此時,雲喬感覺自己身上有點不太舒服。

她的小腹處,有種輕微的脹痛感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