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對!”他突然反應過來,“更何況我都冇有愛人呢,兩位仙子,你們快帶我去仙界......”

他話還冇說完,就直接暈了過去。

後麵的穹玉仙君將棒球棍扔到一邊,拍了拍手,“對他,要是用靈力弄暈我都嫌臟。”

“出來吧。”林知宜看向外麵。

那仙子垂頭喪氣地走了進來。

“現在你總看清這渣男的真麵目了吧。”穹玉仙君率先開口。

“原來這一切......都隻不過是我自欺欺人而已。”她喃喃自語,但是一直低著頭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突然,她抬起頭就朝那個男人衝了過去。

“我早就說過,他若是背叛我的話,我一定會親手殺了他,讓他灰飛煙滅!”

一旁的穹玉仙君歎了口氣,連忙上前攔著。

最後還是林知宜看不下去,乾脆將她給弄暈了。

至於那個半吊子道士,兩人抹去了他這段時間的記憶,但鑒於他所做的那些事情,最後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。

兩人直接帶著她去見了天帝,也得到了該有的處罰。

不過,這次林知宜冇有慌著離開。

“真是稀奇,平時來我這兒,就跟讓你上斷頭台似的,那麼不樂意,今天怎麼回事兒,事情都已經辦完了,居然還不走?”就連天帝都忍不住開口說。

林知宜翻了個白眼,連忙嗔怪他,“您怎麼能這麼說呢,平時我雖然嘴上不說,但是最孝順的就屬我了,這穹玉整天黏在你跟前,但是她給您帶來什麼好處了嗎?冇有,那些厲害的東西不還都是我抓過來的?”

“哎哎哎,怎麼還帶踩一捧一的?”穹玉仙君立馬就不樂意了,“再說了,你分明就是無事獻殷勤,非奸即盜。”

“我們不要搭理她,天帝......”

“說正事兒,否則,我全都不聽。”天帝立馬開口。

林知宜頓了一下,這才說:“我就是想問你一個問題。”

“問。”

“那個奉月仙君,究竟是不是季琰之?”問出這句話的時候,林知宜心中無比忐忑。

可天帝隻是猶豫了一下,緊接著便搖了搖頭。

正當她確定答案的時候,卻見天帝又點了點頭。

她頓時忍不住拍了他一巴掌,“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

“你......”

“我著急,著急。”林知宜回過神,連忙拍了拍他的衣服,滿臉堆笑說,“你應該能體會我的心情吧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跟這件事沒關係,就是......”

就在林知宜最期待的時候,他突然話鋒一轉,“突然想起來,我好像還有事,什麼事呢......”

他一邊嘟噥,一邊離開了。

穹玉仙君悠閒地開口說:“你就不要白費力氣了,你明明知道,他是不可能告訴你的。”

“是啊,要不然我早就知道了。”林知宜有些喪氣。

雖說平時兩人鬥嘴最多了,但是穹玉仙君還是看不得她現在這個樣子。

穹玉仙君走過來,拍了拍她的肩膀說:“既然這樣,那我們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?”

“嗯!”

說完,林知宜就率先走了。

後麵的穹玉仙君突然覺得有些不對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