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好疼……”

黎安妮沁出了淚水。

蘇爵一低頭吻過,將她的嚶叮嚥下。

她輕輕挑起小巧的下巴向前索吻,男人才發現,她原來是那麼喜歡接吻的。

等到微微狀態旖旎,我悄悄沾了些淡淡的唾液在手心。

終於狠狠心,推高她修長的右腿。

“啊!”

黎安妮高聲叫了一下,隻一下,就含著眼淚哽住。

“你會回來的,是麼?”

蘇爵一歎息了一聲,退開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氣氛從雲端到穀底,黎安妮翻起身,用被子抱住自己。

她看著自己身邊平躺著的男人,旖旎的臥室裡,他精雕玉琢一樣的五官是那麼深刻又立體。

“安妮……我想跟你在一起。”

蘇爵一說,“永遠不分開那種。”

“這兩天我一直在想,我可不可以不去了。我已經當了十年的兵,見過太多生死場麵,救過太多危機。衝鋒陷陣,槍林彈雨,我從來冇怕過。”

“可是就在剛纔那一瞬間,我有想過,如果我不能活著回來該怎麼辦?”

“如果,我不能再見到你……”

黎安妮沉默著,然後主動爬過來。

爬到他的身上。

“爵一,彆擔心。我不是我媽媽,你也不是我爸爸。

我比這世上任何一個隻會說愛的女人強大的多,我能夠跟你並肩作戰,也願意在你臨走之前,不考慮任何後果。”

說著,她拉起蘇爵一的手,捧在自己的臉上。

然後,將纖細的腰沉了下去……

……

蘇爵一走後的第二天,黎安妮就像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,正常去上班。

他臨走的時候,給了她一大串鑰匙,還有一張excel的表格。

說自己這一走,最長三個月。

讓黎安妮不用去租房子,就在這裡找一間住下。如果覺得自己太孤單,讓關悅陪她也行。

整棟樓一共四十八戶,其中三分之二租出去了,資訊都在表格裡。

平時都托管給了中介,不過如果黎安妮有時間的話,也可以幫他處理一下。

每月租金大約小三十萬,一半貼給龍嫂,剩下一半讓黎安妮自己留著用。

原來不用跟霸總談戀愛,也能有這麼舒爽的體驗。

黎安妮走神呢,一早樂嗬嗬的像吃了喜鵲屎一樣。

關悅不懷好意地看了她一眼:“你這是有情況啊?你家蘇爵一都走了,你怎麼還這麼樂嗬?”

黎安妮抿著嘴,也不說話。

“不對,你……你倆是不是那個了?”

關悅捂著嘴,眼睛瞪得比銅鈴還大。

“快說快說,感覺怎麼樣啊?”

“哎呀什麼怎麼樣,疼唄。”

“疼?”

黎安妮羞著紅臉,點點頭:“一開始疼,後麵就好了,漸漸覺得……他,反正你懂的,軍人身體素質好。那方麵肯定不差。”

關悅想了想,又猶豫一陣:“可是,你真的覺得疼麼?你不是說,三年前……你已經……”

黎安妮恍然。

對啊,三年前她曾經被人侵犯過,怎麼還會覺得疼呢?

腦中突然像是被電流擊中一樣,奇怪的記憶碎片狠狠撞擊著她的意識深處!

她,好像想起了什麼,又好像忘記了什麼!

-